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醉奸妹妹
醉奸妹妹
周六,我估计爸妈都到外面去打牌去了,才偷偷熘回家。鬼鬼祟祟地拿钥匙打开门,却发现哥哥一脸阴沈地坐在我房里,电视没开,电扇也没开,我觉得气氛不对,想要轻轻掩上门熘之大吉

  「回来!」我听到哥哥这样大声叫道。一向疼爱我的哥哥怎么会这样对我说话呢?我忐忑不安地重新开门进去,看了哥哥的脸色,我决定使出杀手锏——撒娇。

  我用无法掩饰的略带颤抖的声音撒娇道:「哎呀,哥哥,怎么了,吓死你妹妹了。

  」我走近他,闻到一股酒味——他很少喝酒的,连啤酒也不例外,看来一喝就喝醉了。知道他是喝醉了,我心里反而坦然了。

  谁知道一向很有效的撒娇这次却没有生效。哥哥继续用很大的声音质问我:「昨晚哪去鬼混了?」我撒起谎来已经是不需要打草稿了:「恩,我去陪镇子上的丽娜了吗,她家昨晚就她一人。」「砰」的一声,哥哥把一张什么纸重重地拍在桌上:「你看看吧,你不要以为你的事情大家不知道!」我狐疑地拿过那张纸,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。原来是我们南昌的「学校」寄来的一封信,说我在校不思学习,乱搞男女关系,要勒令我退学。

  我最怕就是学校让我家里知道那些事情了,不知道爸妈是否看到了这封信了呢,现在在哥哥面前,我忍不住哭了。「哭个屌!说,你昨晚又是跟谁鬼混去了?」我不敢说,哭的声音放小了一些。

  哥哥又「砰」的拍了一下桌子:「你知道我为什么26了,还不找老婆成家吗?我就是想你有点出息,能多读点书,所以一心挣钱给你花!你在高中时我就不说了,让你去学电脑,你不去孙雁南那里,去南昌鬼混,好了,现在被开除了,你还不思悔改,昨晚又跟哪个男的去混,你跟妓女有什么区别?你对得起我吗?」听到哥哥说我跟妓女没什么区别,我又放声哭了起来。哥哥腾地站了起来,抓住我的手臂,将我重重地扔在床上。我双手抱着头,猜想到哥哥可能要揍我了,急忙蜷缩起身子。他却一把拉起我的T恤,扯下我的乳罩,对着我的乳房狠狠地扇了两巴掌。

  一切来的太突然,我惊恐地望着他。我这种惊恐无助的样子,可能一下子激发了他的欲望。他红着眼睛,喷着酒气朝我压了上来,恶狠狠地骂道:「与其让嫖客干,不如让你亲哥哥把你干死!」我哭道:「哥,不要这样啊……」可是他似乎失去了理性,扯开了我的内裤。

  可能由于喝多了酒的缘故,他的动作有些笨拙,可是十分有力。他用两只手将我的双手按在床上,阴茎胡乱地在我的下体顶来顶去,搞得我浑身酥麻。我虽然仍在哭,可是看到无法反抗了,就坦然了一些,偷偷向哥的下体望了一眼,啊,他的那根竟然那么大!可是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,他的阴茎三过阴门而不入,更离谱的是,有一次竟然戳到了我的肚脐眼上。

  他怕我反抗,将我的双手举过头顶,用一只手按住,另外一只手扶着阴茎,向我的阴道狠狠刺了进去,我不由得「啊」地叫了以来,感觉他那根好象刺到了我的嗓子眼一样,堵得慌。

  我害怕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味,偏过头不肯对着他,他粗暴地揪着我的耳朵,将我的脸拉了回来,满是酒味的嘴巴往我的嘴唇上盖了下去。底下是进进出出的快感,上面却是我讨厌的酒味,我抗拒地摇着头。他却嫌不过瘾呢,一只手拉着我下巴,趁我嘴张开时,舌头伸进去乱搅。

  我「呜呜」地呻吟着,双手却不自觉地加大了力量,搂着哥哥的腰,想让他动的幅度小一些。可是我哪搂得住他,他一边如潮水般地向我袭击,一边嘴里还狠狠地叫:「干死你这个婊子!干死你这个婊子!」由于在身上的是哥哥,我不敢发出淫荡的叫床声,只好拼命地咬着嘴唇。

  真是「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」,接二连三的撞击让我浑身的运动元素启动了,我用双腿用力地抱住哥哥的腰,身子则随着他的频率卖力地抖动,无处发泄的双手则在他背上起劲地抓挠,汗水将我的长发都浸透了。

  他很陶醉地闭着眼睛,仿佛没有我这副白嫩的肉体在下面似的,机械快速地播种,我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,感觉到他的东西在我体内忽然中涨大了一倍,然后仿佛听到「吱吱」的声音,哥哥在我的阴道里喷射了。

  他停止了抽插,刚才还那么孔武有力的身体一下子垮到在我上面。他抓住我的乳房,脸在我的乳沟里轻轻摩擦,发出满足的叹息。

  等他睁开眼,看到身体底下原来是他的妹妹的时候,忽然有些慌乱,急忙穿好衣服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我则仍然躺在床上,回味着。说实话,尽管是乱伦,这次我的感觉最美妙。

  后来,我才知道那封信只有我哥哥一个人看到了,爸妈还不知道呢。而哥哥,虽然时常对兄妹乱伦有种罪恶感,却被我白嫩的身体征服了,不会说出信的事情的。

  【完】